老板强脱我的内裤,老板强吻撕衣服床吻强

老板强脱我的内裤,老板强吻撕衣服床吻强,人已走,茶就凉,不凉反而不正常。物事人非,情非本意。物转星移,重新就位,即想念,还想见。即想看看自己坐过的位置,还想碰上自己的徒弟们。即想碰上感情甚笃的同事。还愿看一看流过血,淌过汗的训练场地。自己也深知,徒儿也有了徒弟。领导走了,又来了领导,铁打的营盘,流水的兵。还愿意看看我亲自挖坑种的树,当时小树苗,已长成大树,已绿树成荫。我知道树坑的秘密。那个坑里有块敲不碎的具石。我心里也了如指掌。给我扶树栽树同事,已驾鹤2年。当年那位老领导也已作古,十六年。笑声,歌声,还曾声声入耳。但是,已是黄昏独自愁,更著风和雨,梦中相见有几回。人生易烊千玺,留下面子追情谊。

偶尔硬气一下对自己有好处。有一天下午我要去接女儿放学,就和我们组长请假两个小时,早点下班去接孩子,那天正好是公司系统升级,而我把这个系统已经玩透了,有什么问题其他人都找我来解决,所以组长很勉强的答应了我的请求。接好女儿回家的路上组长打电话来说出问题了,所有发出去的信息,回执都是错误,就问我怎么办,我说这我没办法,公司系统的事,电脑方面的事我不懂,然后组长就在电话里叽里呱啦的乱发脾气, 老板强脱我的内裤 一个劲的说我走的不是时候,偏偏挑这个时候,我说请假的事我早上就说了,下午公司来通知说要升级,关我啥事。

他还不依不饶,我说别叫了,我现在马上过来,你们一个都别走。然后我就打电话回家和我爸妈里说晚饭不吃了,我带着孩子去公司解决问题。路上副组长打电话给我了,问我在哪里,我说在路上,他说你真来啦,我说我又没开玩笑,你们一个都别走,然后就挂了电话,又过了几分钟,副组长又打电话来了,说你别来了,我们已经批评过X(组长),现在掉头,去Xxx饭店,大家聚一下,好久没聚了。到了饭店他们几个都在,我是肯定不高兴的,吃饭的时候组长倒是蛮客气的,反而弄的我不好意思了

老板:爱干就干,不爱干就滚蛋。

我:你说的是我?

老板:说的不是你,难道是别人?

我:嗯,好,我可以滚蛋,但你先把我的工资给我结清,现在算一下,我立马走。

如果他给我算清楚了,钱也结给我了,我肯定把钱拿了,重重的摔一下门,然后留给他一个背影。后面,再用笔在纸上写下一段话,塞在他的车上面,你的嘴巴那么臭,估计是吃屎长大的。把他的车上多塞几张,走的时候,恶心一下他。

如果他不愿意给我结工资,并对我赔笑,又是挽留,又是什么的,我可能会给他个面子,顺便委婉的把他说的那些话说给他听,这样真的太伤人了。他如果下次还这样,我指定不原谅,

如果,他就是仗势欺人,不给我工资,又天天这样说我,我会走,但我一样会把他给搞臭,这样的老板估计也是小老板,我一个光脚的,还怕他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