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入2万的10个小生意,偏门日挣五百元的生意

公司招了个跟单女文员。

月入2万的10个小生意,偏门日挣五百元的生意,下午就到车间来了。穿红色套装,皮肤光滑白皙,人也漂亮。

时间长了,原来还是老乡。只隔了五六百里。老乡遇老乡,一个公司混日子,话就多了。

有次同事请吃饭。鬼使神差,我把她也叫上了。喝了酒,三个老乡聊到老板打烊。她打工早,也有六年,吃了很多苦,也赚到钱。在镇上花十万多建了三层楼,父母田都不用种了,享清福。

自叹不如,暗暗羡慕!

公司男人多,骚人也多。渐渐知道她的一些情况,原来是集团大老板包养的二奶,金屋藏娇。老板娘过来长住,捉奸在手。大老板认了错,偷偷送到下属工厂来了。

流言成真,有些失落。

一日午后,接到她的结婚请柬。我吃惊,全厂的男人也吃惊。新郎是老板的亲侄儿,厂里的货车司机,她大了八岁,还是奉子成婚。

连老板也瞒过了。眼睁睁看着亲侄儿戴绿帽子。月入2万的10个小生意,偏门日挣五百元的生意板也只能装糊涂,挂靠大老板吃饭,他惹不起。

坐标在南方。

小时候,白天妈妈洗干净了衣服就会晾在阳台,等到晚上拿进室内的晾衣架上。

有好几次,妈妈都忙工作忙忘了,我和哥哥也没有去在意,衣服就在室外晾了好几天。

那是一个刚刚放完双休的周一,我收下我自己的校服,匆匆套上就去了学校,一路上没有任何异常。

去到学校,上到第四节课,是小学生们最爱的体育课,上完就放学,所以老师允许带着书包去上课。

我背着书包的时候,就觉得后背痒痒的,我以为是衣服里进了头发,并没有在意。

在体育老师组织了热身运动和短跑之后,我后背的痒痒特别明显,像是有什么东西在爬!然后我和老师说我要去厕所,去到厕所我快速把校服拉链拉开脱下来,从里面飞出一只蟑螂……

飞出了一只蟑螂……

出了一只蟑螂……

一只蟑螂……

蟑螂……